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观察
2019
05/05
14:00
作者
杨喜明
分享
农村金融 负重前行 健全分担机制 化解市场风险
——农信机构回归本源提质转型系列报道之四
摘要:农业作为一个弱质产业,具有抵御自然能力差、经营风险高、周期长、收益较低且不稳定等特点,这使得农村金融风险普遍高于城市金融。由于现阶段我国农村金融风险分担机制不健全,农村金融机构依靠自身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比较困难,需要用“有形的手”来弥补市场缺陷,从而解决农村金融服务的市场失灵问题。业界专家表示,应加快健全农村金融风险分担机制,化解农村金融存在的风险,进一步改善农村金融服务,满足乡村振兴金融需求。

农业作为一个弱质产业,具有抵御自然能力差、经营风险高、周期长、收益较低且不稳定等特点,这使得农村金融风险普遍高于城市金融。由于现阶段我国农村金融风险分担机制不健全,农村金融机构依靠自身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比较困难,需要用“有形的手”来弥补市场缺陷,从而解决农村金融服务的市场失灵问题。业界专家表示,应加快健全农村金融风险分担机制,化解农村金融存在的风险,进一步改善农村金融服务,满足乡村振兴金融需求。


农村金融机构面临五大风险


据了解,农信社目前存在五大风险,分别是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合规风险、信用风险和声誉风险。其中,任何一种现象发生,都会影响农信社的业务经营和支持“三农”的力度,导致金融风险的发生。


“我们那里因为声誉风险,曾出现过挤兑现象。几年前,我们联社搞增资扩股,有些农户听说后,认为是信用社要倒闭了,就蜂拥到信用社取钱。”有位基层联社的负责人谈起那次事件,至今还心有余悸。他向记者表示:“目前农信社正处于改革的关键时期,‘声誉’非常重要,如果发生声誉风险,不但影响农信社资金扶持‘三农’力度,而且还会对业务产生直接的影响。”


有位联社负责人向记者反映:“目前,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到农户、企业那里营销贷款。原因是现在我们联社有存款40亿元,而贷款只有10亿元,存贷比只有25%。信用社资金的流动性过剩,导致农信社的经营成本增高不说,还削弱了支农主力军地位。”他还表示,造成目前信用社流动性过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国家政策限制放贷规模和经济下行等因素的影响。一位信用社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由于历史的原因,农信机构有沉重的不良资产,家底很薄,虽经多年改革有了长足的进展,但抗风险能力还是较差,容易出现以上“五大”风险。


提升自身实力培育金融市场


面对各类风险,农信社该采取何种措施来应对?有位省联社办公室人员称,农信社应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首先,要壮大硬实力。从服务质量和提高管理上下功夫,自身硬了,打出的铁质量才会有保证。其次,要加大宣传力度。信用社应在网点、电子化、内控制度等方面加大建设力度,让农户感受到农信社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再者,农信社还应积极培育农村金融市场,提高农户的致富能力。采取各种措施贷款鼓励农民创业,满足农民群众的金融需求。综上所述,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信社的风险经营问题。


记者在河北省联社采访时了解到,该联社为了解决合规、信用风险,组织了金融服务小分队,成员们各怀多种技能:有会农业管理的、有会种植大棚菜的、有会防治病虫害的……他们进村入户,为“三农”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此举不仅提高了农民的创富能力,还培育和壮大了农村金融市场。


有专家表示,目前,为降低农业生产的市场风险,农信社还应积极培育发展农产品期货市场,建立起能够真正代表农民利益的农村市场中介组织,提高农业组织化程度,引导和带动农民参与期货交易,并加大对农产品期货公司的扶持力度,增强农民利用期货进行套期保值的意识,减少农产品价格波动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分散和化解农业生产的市场风险。


建立分担机制实行分类监管


有信用社人员反映,农信社由于历史原因,不良资产沉重,再加上体制机制的原因,单靠农信社自身的力量很难做到可持续健康发展,只有在国家政策的保护下才能发挥支持县域经济的金融主力军作用,这种保护应通过对农村金融机构建立有差别的风险分担补偿机制和差异化的政策监管体系来体现。


“农信社因历史遗留的不良资产是个大问题,给农信社的经营带来了困难,减缓了走向商业化道路的步伐,这需要国家层面上的大力支持。比如国家可再次发行央票,置换由于历史原因留下的不良资产。”一位省联社的负责人这样呼吁道。


“地方政府应将‘支农基金’存到农信社的账户上,用来作为‘三农’信贷资金担保,若‘三农’信贷资金出了问题,用‘支农基金’来弥补农信社的损失。这样,农信社支农的积极性会大大提高。”一位基层联社负责人提出,如果地方政府到信用社存100万元“支农基金”,可以撬动农民获得500万元的信贷,无疑是一个多赢的结局。


多名信用社工作人员呼吁,应出台适应“三农”业务特点的金融监管政策。一是建立特殊的涉农贷款尽职免责办法。为鼓励支农积极性,在对农村金融机构进行绩效考核时,考核指标应充分考虑“三农”业务收益较低的特点,建立科学的信贷激励机制与约束机制,对涉农贷款中的不良贷款,因不可抗逆因素所导致的责任贷款,要适当免除信贷人员的责任,以调动信贷人员支农积极性。二是对农村金融机构实行特殊的资本监管政策。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农村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下滑,特别是部分农信社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后,仍然承担着许多政策性任务,但监管部门是按照股份制银行的标准执行各项指标的监管,影响了农村商业银行支农力度。因此,可考虑在资本充足率等指标上,适当降低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监管要求。


业界专家建议,为了降低农信社流动性、操作风险,国家层面应完善农业保险机构补贴制度。大力发展农业保险,对于完善我国农业支持保护体系,提高农业抵御灾害,应对突发事故能力,保障农业可持续发展和农民增收具有重要的意义。